欢迎访问宜昌金鼎节能科技有限公司网站!
新闻资讯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时事聚焦

13岁少年被同学殴打致死,尸体现于荒山!妈妈:天彻彻底底地塌了

所属分类:时事聚焦    发布时间: 2020-12-03    作者:金鼎节能
  分享到:   
二维码分享

吴女士的天彻彻底底塌下来了。

今年8月28日凌晨,陕西延安的吴女士13岁的儿子被6人殴打后身亡,5天后,尸体在当地凤凰山一处山坡上被发现。据悉涉案的6名犯罪嫌疑人均为未成年人,事发3个月后 警方依然未结案。

日前记者连线讲述了事情经过,在通话过程中,吴女士一直在抽泣、咳嗽,似乎只有深呼吸才能缓解她心底的痛。

不幸

厄运,接二连三地降临到她的身上。

吴女士,延安人,今年40岁。5年前,公公和丈夫相继患癌去世,前后不到100天。

2015年4月,公公查出肺癌。“我和我们家掌柜的(丈夫)商量,不管怎么样,只要能看好,我们就看。”吴女士说,为了给公公治疗,他们倾尽所有。

2015年8月,丈夫又查出肝癌。“那天下午(丈夫)还没有什么事,到了晚上,他肚子疼得不得了,一查是肝癌。”家里的两个顶梁柱都进了医院,吴女士当时感觉,天塌了下来。

“向所有能借钱的亲戚朋友借了个遍。”吴女士说,她想尽了一切办法,依然没能挽留住两人的生命。当年11月,公公去世。2016年2月,丈夫也离世,时年四十岁。

“我们掌柜走的时候,一句话都没有留下,你知道吧,他当时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我还和他说,儿子和家里的外债都有我呢。”吴女士告诉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天塌下来,我.起码还有希望,我的希望都在儿子身上了。”

吴女士的儿子小皓,2007年8月出生,属猪。爸爸去世的时侯,他还在上小学。

在延安市区,吴女士租了一间平房居住。母子二人,相依为命。

此前,为给丈夫和公公治病,欠了30多万元外债的吴女士一直在延安打工偿还。她自幼有眼疾,“打小,右眼就看不见东西”,不好找工作。托熟人关系,吴女士在市里一家火锅店打工,离住处不远。早上10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

欠债慢慢地还上了,儿子也慢慢长大了。小皓去年上初一。今年暑假过后,就该上初二了。

“娃娃的学习平平常常。我对娃娃的要求也不高。能考上高中,我继续供他。考不上,咱自己学个手艺,能养活自己就行。”吴女士说,她没有给孩子很大的压力,一切都顺其自然。

但距暑假开学不到三天的时候,小皓出事了。

同学

吴女士.后一次见到活生生的儿子,他还在睡着。

8月27日上午9点多,像往常一样,吴女士准备上班。儿子也还在暑假假期中,“一个假期,都在家里,玩会儿手机,写会儿作业。”吴女士说,临出门的时候,她见小皓还在睡着,便将孩子叫醒,叮嘱说,“你好好睡觉,睡觉起来把作业写了。想吃什么了,自己拿。”

“知道了,妈妈。”儿子答应着,又翻个身睡下了。

“妈妈,我同学来了。”中午12点多,还在上班的吴女士接到小皓电话,小皓的一个同学来了,他俩外出买东西,需要付钱。“娃娃也没有要钱,把(商店)二维码发了过来。”吴女士说,她支付了12块钱。

虽然小皓没有告诉妈妈,来家里的是哪个同学,但吴女士知道,一定是小诚,儿子的同班同学。“儿子比较内向,没有走得很近的同学。跟这个娃,还走得近一点。”

下午4时许,小皓又给吴女士打来电话,说要和同学出去玩。“我说你不要出去,儿子还答应了。”

那天,吴女士特别忙,就没有再给儿子打电话。晚上9点多,她下班回到家,家中无人。“我就给娃娃打电话,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晚上10时许,小皓给妈妈发来微信,要20块钱。“我说你为什么要20块钱,他说要吃饭。给他发了20块钱以后,我说你早点回来。儿子回了一个‘噢’”。

晚上11时许,小皓还是没有回家,电话也打不通了。在等儿子回电话的时候,吴女士靠着床头睡着了。

8月28日凌晨2点多,吴女士被妹妹的电话惊醒。“娃娃要钱了。”妹妹告诉吴女士,小皓曾在凌晨向其借钱。吴女士连忙翻看自己的手机微信,儿子给她发了一个视频说,同学要借钱,借100元。

看到这里,吴女士立即拨打了儿子电话,通了。

“你赶紧回来,家里有现金。你们同学要多少,你就拿多少。”吴女士没有说完,小皓就在匆忙之中把电话挂了。“我还多嘴地问了句,我说你在哪里?儿子跟我说,是在同学家。”

电话里并没有很吵的动静,可吴女士还是觉得,儿子电话挂得特别蹊跷。“娃娃后边好像还有话要说,电话就中断了。再打过去,就没人接了。”

失联

一开始,吴女士没有多想。

“儿子在同学家里,家里面有大人,不可能出事。想着他第二天一早就回来了。”吴女士说,8月28日凌晨,在和儿子通话后,她朦朦胧胧睡了一会儿。早上醒来后,吴女士看到儿子还未回家。

此时,吴女士的三个妹妹纷纷打来电话说,凌晨时分,小皓给她们发微信借过钱,说是同学要借100块。亲戚睡着了没听见,当时也就没给钱。

8月28日早上8点,吴女士开始又给儿子打电话,电话无人接听。“上午10点以后,就关机了。”吴女士说,她依然没有多想,“当时想的是,娃娃和我生气了,嫌我不给他钱。”

28日下午,儿子依然没有联系上。吴女士还是没有往不好的方面去想,“想法很简单,是不是娃娃不想写作业,不想上学了,跟我闹(脾)气了?”

联系不上小皓,吴女士想起了儿子的同学小诚。“儿子只和这一个同学走得近,首先想到的是联系这个娃娃。”8月29日早上,吴女士想办法联系到小诚父亲。结果,对方告知,他们也联系不上小诚了,并将小诚的手机号给了吴女士。

8月29日,整整一天,吴女士不停打电话,给儿子,也给小诚。小皓的电话一直是关机状态,小诚的电话能打通,但是无人接听。“我就想,这是他俩一块和家里人闹(脾)气了,也没有多想。”吴女士说,她想着,孩子是不是嫌她不给钱,把手机也卖了。

当天,吴女士依然忙到晚上9点。“晚上我下班了,走在马路上,给小诚发了个短信,我说你们赶紧回家”,短信发过去,小诚回了电话。“说是小皓并没有跟他在一块,那天(8月27日),他只是和小皓出去转了一圈。小皓和一个张姓同学走了。“吴女士听到这里,让小诚帮忙联系小皓,让他赶紧回家。

8月30日一早,吴女士辗转联系到小诚所说的张姓同学家长。让吴女士没想到的是,张姓同学是个女孩。对方家长告知,吴女士儿子根本没有和自己孩子在一块儿。

8月30日上午10点,吴女士又给小诚打电话。小诚说,他也联系不到小皓。电话挂断后,吴女士赶紧向延安市公安局宝塔分局凤凰派出所报案。

“他们(民警)说,他们也找,让我自己也找。”吴女士说,大家一起找,找了一整天也没找到。

尸体

吴女士记得,小诚妈妈曾告诉她,小诚在微信上发消息说,“他出事了,出去躲两天,也没说出了什么事情。”

找了小皓一天没找到,8月31日上午,吴女士又联系上小诚妈妈。两人一起到宝塔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报案。刑警大队民警告诉吴女士,可以帮她查找,但没有立案。当天下午,吴女士又去了一趟刑警大队,想要通过定位手机,找到儿子或者小诚。吴女士说,当时刑警大队还是没有立案。

9月1日,吴女士的家里人全都知道了小皓失踪的事情。“二十几个人为了找娃娃,都聚到一块了。”当天,小诚妈妈也打来电话,她们通过手机定位得知,小诚去了80多公里外的志丹县。

随即,吴女士和小诚妈妈以及十多名亲戚开车去了志丹县。在当地警方的帮助下,他们在一家宾馆里找到了小诚。

在回延安市区的路上,吴女士说,她和小诚在一辆车里,“我哭着跟他说,阿姨求你了,小皓在哪里?”小诚在车里一言不发。

“我就哭着问,小皓是死了还是活着?”吴女士说,小诚闭着眼睛说了一句,“估计还活着”。在那个时刻,吴女士还都抱着希望,儿子还活着。

吴女士一行从志丹县回来,已经是晚上9点多,他们直接去了宝塔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吴女士说,民警询问的结果是,“他们(6名未成年人)在街上打过我儿子,说我儿子跑了,向着凤凰山跑了。”

听到这个消息,吴女士更着急了。凤凰山特别大,山上荒草杂树丛生, “那些草都可高可高了”。她召集了所有的亲戚,二三十个人在凤凰山连夜散开寻找。找了一整夜,还是没有找到小皓。

9月2日早上7点,亲戚在山坡上一处土坑里找到了小皓的尸体。

经过

“娃娃的鼻梁都被打成平的了。脸上、嘴上、鼻子、耳朵里面都已爬上了蛆虫。”

吴女士想起找到儿子时的场景,痛哭失声。据她介绍,找到小皓尸体后第二天,警方进行了尸检。法医鉴定意见书显示,小皓系头面部遭受钝性外力作用致重型闭合性颅脑损伤并脑疝形成而死亡。“我不会说术语,我娃娃是被打死的,主要伤势在头部。”吴女士说。


该鉴定书同时显示,据延安市公安局宝塔分局委托资料记载,2020年8月28日凌晨3时许,在延安市宝塔区凤凰山,包含小诚在内的6人将小皓殴打致死。

9月8日,吴女士被警方叫去了解情况。她从办案民警处以及后期查看监控录像,了解了事情的大体经过。

8月27日晚,小皓和小诚等9人在延安市区一家KTV唱歌。“7个男娃娃,两个女娃娃。”吴女士说,通过查看KTV监控意识到,她和儿子.后一次通话时,儿子在KTV的一处角落。

8月28日凌晨2点多,“7个男娃娃从KTV出来,上了凤凰山”。吴女士说,民警告诉她,她儿子是被“哄骗”上去的。她从监控中看到,儿子上山的时候没有看到被强迫的痕迹。吴女士说,监控显示,当天凌晨5点多,6名犯罪嫌疑人3人一组,分两路从山上下来,并没有小皓的身影。在山上,小皓被殴打致死。

据《华商报》报道,经当地警方调查,小皓系8月28日凌晨在凤凰山上,遭到小诚等6人殴打后不幸身亡,案发后涉案的6人均已到案,均为未成年人。其中5人因涉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提请检察院批准逮捕,另一人则是年龄未满14周岁。

疑问

11月20日后,延安下了入冬后的..场雪。雪满凤凰山。

11月24日,吴女士说,距小皓出事马上就三个月了,警方依然没有结案,案件尚未移交检察院。她也有疑问待解。

一是,小皓遗体被发现时,脸部异常干净。“娃娃的鼻梁都被打平了,血迹哪去了?”吴女士说,办案民警告诉她,几名犯罪嫌疑人用口罩清理了。对此,吴女士认为“口罩不可能清理得那么干净”。

二是,小皓遗体背上有“一绺一绺的伤痕”。“看起来像是用棍子打的,或皮带抽的。”吴女士说,对此,警方并未向她解释。

三是,小皓的手机被卖掉了,后被警方找回,手机已经被刷机,上面有一道“特别明显”的划痕。吴女士说,办案民警告诉她,“娃娃的手机,是被6人骗到手里的。”吴女士对此称,“划痕哪里来的呢?”

四是,吴女士听办案民警说,殴打儿子的起因为“一个娃娃曾经说,儿子骂人,骂了一句。”吴女士说,她几乎从未听到过儿子骂人。

吴女士告诉记者,事实上,涉嫌参与殴打小皓的6人中,除了小诚,其他人小皓都不认识。

事发已经三个月了,吴女士说,她对7人为何要上凤凰山,在凤凰山上具体的殴打过程,一无所知。

除小诚外,她对其他5名未成年人的家庭也并不了解。“小皓出事以后,我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人的家长,也没有任何一个家长联系过我。”吴女士说,小诚妈妈也已经将她的电话拉黑了。

吴女士说,失去孩子的伤痛永远无法抹去。在她眼中,在出事前的暑假里,小皓“就和立即长大了一样,懂事好多”。

暑假前的初一下学期,小皓是在延安市区附近的一所乡镇中学度过的,寄宿,每周回家一次。“如果能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我根本不会给娃儿转学。”吴女士说,此前,小皓一直在城里上学。

“在城里上学的时候,人家老师反映了几次,说我娃不听话,有喝酒抽烟的行为。我也问我儿子,他说没有。”当时,吴女士觉得儿子“真的不听话”,就着送到乡镇上寄宿锻炼一下。

此外在城里上学,每周都要接送。“我打工,不可能每周都接送。”吴女士表示,她没办法,才让孩子上了寄宿学校。

“转学后,学校校长跟我回话说,你们儿子聪明,只要是学习上抓抓紧,不愁上不了高中。”吴女士说,这半学期,儿子进步特别大,在原来的学校,孩子.高就考三四十分,这回考八十几分,所有的课程都进步了。“我也感到特别的高兴。我还承诺他放了寒假,只要他这回成绩考好,妈妈可以带着你玩两天。”

吴女士说,他们娘俩的关系一直好着呢,她脾气不好,.多不过是骂儿子两句,从没有打过,“娃娃大了,有自己的想法。”

“我们娃娃有点内向,以前沟通交流的少,今年沟通特别多。”吴女士感觉到儿子今年长大了不少,“他常常问我,妈妈你吃饭了没有,我觉得儿子可顶上事了。”

有一次,吴女士晚上回来的时候,小皓给她煮了一些鸡蛋,“他知道我今天一天没吃饭,我娃娃真真地长大了。”

小皓走后,吴女士感觉“天彻彻底底塌下来了

以上文章来源于今日头条,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